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巴林右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6 12:59:5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巴林右白癜风医院,海南白癜风遗传吗,湖南白癜风专家,绵阳白癜风医院,交城白癜风医院,吉林能不能治疗白癜风,临沂如何治愈白癜风

  6月13日,某媒体发表了标题为《坚瑞沃能业绩暴增千倍:隐形关联方操纵巨额订单》的报道,质疑坚瑞沃能通过隐形关联交易,利用“反向订制”构造关联销售,虚增营业收入,公司因此收到了深交所发布的关注函,并于6月14日起停牌。

  昨日晚间,坚瑞沃能发布公告予以澄清,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在产品销售过程中不存在媒体报道中所谓的“反向定制”,深圳市新沃运力汽车有限公司与公司间不存在隐性关联关系。

  然而细读坚瑞沃能的澄清公告,并结合此前调查发现,围绕在坚瑞沃能子公司沃特玛身上的一些疑问,尚没有答案;而一些新的问题,也正在浮出水面。

  沃特玛与新沃运力之间,不仅在股东层面有多个人事信息的重合;在经营层面,沃特玛为新沃运力承担几千人规模的招聘,并承担高额劳务赔偿;与此同时,沃特玛正在为新沃运力兄弟公司招聘总经理、物流车司机;沃特玛对新沃运力,究竟有没有控制力?

  被东风特汽确认为“反向定制”的18.44亿元订单,为何没有被列入沃特玛反向定制的收入名单?

  而今年5月份,为沃特玛带来25.38亿元订单的车企湖北世纪中远,与沃特玛之间有什么关系?

  一问:沃特玛对新沃运力是否具有控制力?

  坚瑞沃能在澄清公告中称,由于公司实际控制人郭鸿宝持有新沃运力3.74%股权,故年报中已将新沃运力披露为关联方。对于新沃运力,坚瑞沃能“不具有控制力,更不具有操作新沃运力订单的能力”。

  而相关媒体调查,新沃运力与坚瑞沃能的关系或远不止于此。

  从股权结构上看,新沃运力穿透后第一大股东为杭州昆基。尽管杭州昆基在股权层面与沃特玛并无关联,但杭州昆基对外投资的子公司,大多与沃特玛产生联系。

  除新沃运力外,杭州昆基还投资了4家公司。其中3家全资子公司注册地址与新沃运力相同,分别为博德科创新新能源、九州众享汽车和粤沃科技;

  新沃运力注册所在的“深圳市坪山区锦绣中路美讯科技园”,即在沃特玛总部所在的深宇科技园旁。两个工业园实际已经打通,有四个大门进出,被称为沃特玛集团东、西、南、北门。

  在上述3家注册地址与新沃运力相同的公司中,博德科创新新能源办公地点在沃特玛办公大楼第6层,法人代表为坚瑞沃能股东、沃特玛高管、沃特玛全资子公司民富 沃能董事长耿德先,总经理为民富沃能综合设计院总工程师谢世杰;九州众享汽车法人代表韩玉荣,与民富沃能综合设计院院长同名;而粤沃科技与沃特玛关系更为 紧密。

  除了新沃运力第一大股东杭州昆基层面的联系外,相关媒体调查显示,新沃运力第二大股东,与沃特玛股东北京德联恒丰穿透后存在交集;新沃运力自然人股东唐慧斌、吴素娟,沃特玛股东董丹舟,曾有联合投资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新沃运力占股比例并不高,唐慧斌此前一度担任新沃运力以及下属多家子公司法人代表。针对身份信息核实确认,唐慧斌原为深圳光明新区国税局局长。

  除此之外,媒体调查发现,新沃运力另一穿透后自然人股东李元怡,与沃特玛董事、及其多个子公司高管朱金玲投资成立了’深圳市沃特玛联盟实业有限公司”,注册邮箱为“zhujie@optimumchina.com,后缀为沃特玛官方域名。

  股东层面的多个人事信息的重合,并非新沃运力与沃特玛之间关系的全部。在公司实际经营层面,新沃运力与沃特玛之间更为“紧密”。

  根 据2017年2月13日广东电视台公共频道《DV现场》新闻显示,彼时新沃运力前身“深圳运创”曾因大量辞退电动物流车司机,引发司机集体到沃特玛总部维 权。在新闻中,多名司机明确表示,最初他们是由沃特玛招聘进来,后来劳动合同签约对象改为民富沃能,在今年年初司机又被要求重新签订合同,改与深圳运创签 署。

  在此前走访中,多名深圳运创司机确认了这一消息,称新沃运力实际为沃特玛子公司。一后来获得劳务赔偿的司机称,当 时被解雇的近3000名司机,赔偿金均由沃特玛承担,“当场拿了几袋现金发,起码赔了好几千万”。上述广东电视台新闻亦证实,维权当日深圳劳动局进行了调 解,出席方为沃特玛、深圳运创和司机代表。

  在几千人规模的人事招聘上,作为签约主体的沃特玛与新沃运力之间为什么能“转换自如”?沃特玛,又为何愿意为新沃运力承担高额劳务赔偿金?

  在坚瑞沃能的《澄清公告》中,并未对上述问题作出解释。仅称:“新沃运力在发展过程中,经营方式面对市场需求的变化不断进行相应调整,引起一些劳资纠纷,管理上也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目前相关问题得到妥善处理,管理水平不断提高。”

  而调查的结果显示,上述人事招聘主体混淆不清的问题,在新沃运力的兄弟公司、杭州昆基子公司粤沃科技身上,同样也在发生。

  今年六月初,上述杭州昆基子公司粤沃科技曾大量招聘货车司机。经确认,负责招聘人员即为沃特玛员工,面试集合地为沃特玛总部北门,面试地点为沃特玛办公大厦。

  在沃特玛办公大厦中,一负责此场招聘的经理(佩戴沃特玛工牌)表示,粤沃科技招聘而来的司机主要负责驾驶新能源补电车,粤沃科技为新沃运力服务。

  巧合的是,这个“为新沃运力服务”的粤沃科技公司,近期也在招聘“总经理”一职。而这则招聘信息由沃特玛公司一名刘姓经理发布在招聘网站,并介绍粤沃科技隶属于沃特玛集团。

  在“管理水平不断提高”的当下,为何新沃运力关联公司粤沃科技,无论是司机层面还是总经理层面,出面招聘的主体仍是沃特玛?在股权层面的多项人事重合面前,在经营层面多次、大规模参与人事招聘面前,沃特玛对新沃运力到底有没有控制力?

  二问:“反向定制”的规模到底有多大?

  根 据澄清公告,2017年第一季度,沃特玛实现营收31.74亿元(含税),其中反向定制金额为3.25亿元,占销售总额的10.25%。合同交易对手分别 为湖北新楚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楚风”)和山东唐骏欧铃汽车制造有限公司,金额分别为2.70亿元和5573.35万元。

  但坚瑞沃能2017年一季报的“重要合同”一览显示,子公司沃特玛与东风特汽在2017年3月30日签署了四份销售合同,合同金额总计18.44亿元;而截止一天 后的3月31日,前述四份合同累计执行16.64亿元。东风特汽,因此稳居坚瑞沃能2017年第一季度第一大客户。

  媒体与东风特汽市场部人士已做保存的交谈记录显示,上述累计金额18.44亿元的电池订单全来自于新沃运力及其子公司的反向定制。

  经计算,若按照东风特汽对上述订单“反向定制”的确认,上述已执行的16.64亿元计入反向定制收入,坚瑞沃能2017年第一季度反向定制占比将达到62.67%。

  为什么被东风特汽方面确认为反向定制的订单,不被列入“反向定制”收入之中?

  媒体从新能源动力电池也内人士处核实,上述4份合同列名的“移动出能车用电池组及充电设备”,可以确认东风特汽将用以生产移动补电车。

  被东风特汽方面确认为反向定制订单,谁是这批移动补电车的采购方?

  事实上除了2017年第一季度的18.43亿元订单外,东风特汽方面此前曾称,其向沃特玛采购的所有电池基本来自新沃运力方面反向定制。

  与上述说法相佐证,湖北十堰一运输公司负责人表示,该运输公司长期将东风特汽生产的新能源车辆运输至全国各地,而为运输支付费用的客户为新沃运力。上周,正处于舆论漩涡中的新沃运力,与其结清了此前长期拖欠的1000余万元运输款。

  公开信息发现,自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3月30日,仅东风特汽一家,向沃特玛及其子公司采购电池组金额总计41.77亿元,已执行金额为37.55亿元。

  与此同时,根据澄清公告,2017年第一季度,新楚风被列为当期反向定制订单最多,金额为2.7亿元。事实上,2017年3月1日,新楚风才首次与沃特玛合作。3月7日,坚瑞沃能披露了这一销售合同,新楚风拟向沃特玛采购2万组电池组总成(含税金额合计13.48亿元)。

  新沃运力官方网站信息显示,事实上在上述公告披露同日,新沃运力与新楚风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购入2万台电动物流车。

  这意味着,除了第一季度合同执行金额为2.7亿元外,新楚风后续仍有近10亿元的销售订单等待执行,而这些会不会属于“反向定制”带来的销售收入?

  三问:具有疑似关联关系的客户还有多少?

  除了新沃运力、粤沃科技与沃特玛存在千丝万缕联系外,在坚瑞沃能2016年年报中,横空出现的“江西佳沃新能源有限公司”,即为客户又为供应商;而其身上的疑点,并未在坚瑞沃能的《澄清公告》中解开。

  调查发现,江西佳沃成立于2015年9月,其创立之初的公司名为“江西沃特玛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江西沃特玛”);直到2016年4月更现名。该公司的注册、经营地址在江西新余市渝水区下工业基地。

  尽管从创立到更名,江西佳沃在股权层面,与沃特玛并无关系;但沃特玛上游供应商却称,江西佳沃为沃特玛子公司。金锂科技(833616.OC)是同样在江西新余的一家生产磷酸铁锂正极材料的上游企业,沃特玛为其最大客户。金锂科技在其2016年9月发布的公告(编号:2016-051)中称,江西佳沃为沃特玛在江西新余建立的子公司;

  沃特玛的另一上游供应商富临精工(300432.SZ),也在公告(2016年10月《关联交易报告书》)中提及,沃特玛2016年4月在江西新余投产项目的细节。不过坚瑞沃能公告并未披露过,沃特玛在江西新余有项目。

  同时,工商局的档案资料显示,沃特玛在在2016年11月30日曾向海恒通信国际租赁有限公司做过一笔动产抵押;其中锂电池生产设备(107台、43套)的存放地,位于江西新余市渝水区下工业基地;与江西佳沃公司所在地址一致。

  坚瑞沃能的《澄清公告》没有回答,为什么上游供应商称江西佳沃为沃特玛子公司;也没有回答,为什么沃特玛公司有权抵押江西佳沃的生产设备?

  针对沃特玛近期订单的调查结果显示,类似“客户”江西佳沃身上的疑点,在沃特玛近期的巨额订单中同样出现。

  坚瑞沃能公告(编号:2017-062)显示,2017年5月22日,沃特玛与湖北世纪中远车辆有限公司(下称“世纪中远”)签署了三份电池销售合同,销售磷酸铁锂电池组总计41500组;合同金额合计为25.38亿元。

  上述公告称,世纪中远与坚瑞沃能不具有关联关系;并对世纪中远的履约能力分析“具有良好的社会信誉,资金实力较强,经营情况良好,具有较强的履约能力”。

  调查的结果显示,带来25.38亿元巨额订单的“客户”世纪中远,不仅与坚瑞沃能子公司沃特玛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还曾因经济效益不佳长期拖欠员工工资、供应商货款。

  一位新能源电池行业人士称:“世纪中远原本是一家小型车企,濒临倒闭。我们听到的消息是,沃特玛将以注资为条件间接控制。”

  湖北十堰市政府网、招商局网站显示,今年3月30日,世纪中远与前述沃特玛董事、高管朱金玲全资持有的“沃特玛联盟(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合资建设新能源汽车项目。

  而在湖北十堰电视的新闻联播节目中,世纪中远上述新能源汽车项目的合作方被称为“深圳沃特玛公司”。

  世纪中远常务副总经理金明接受上述电视媒体采访称:“沃特玛整个的投资规模在6个亿,总共是3条(新能源)生产线的建设,其中一条微面生产线、一条环卫生产线、还有一条中重卡生产线。到今年12月底,按照总部的要求,要完成4.4万辆新能源车的生产。”

  媒体向十堰招商局方面核实的情况也显示,“沃特玛入股世纪中远,为当地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目前正在进行中。”

  而法院的判决文书、湖北十堰政府“网上问政”的信息均显示,世纪中远此前存在效益欠佳,长期拖欠员工工资、拖欠供应商货款等情况。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示的13份判决文书显示,世纪中远公司在2015年10月以经济效益不好为由辞退上百名员工。湖北十堰政府“网上问政”显示为今年6月17日的提问,仍有世纪中远员工讨要被欠工资。该案已在当地劳动保障局受理。

  《重庆市荣昌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6)渝0153民初4353号》显示,世纪中远公司欠供应商39.167万元货款,因催讨未果被诉至法庭。

  世纪中远与沃特玛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长期拖欠工资、货款的世纪中远,在与沃特玛方面签署投资协议短短2个月之后,便有能力向沃特玛采购高达25.38亿元的电池订单?

  更为重要的是,无论是穿透“反向定制”后的“客户”新沃运力,还是年报上的“客户”江西佳沃,亦或者新近公告里的订单“客户”世纪中远,沃特玛的影子为何总是挥之不去?而这样疑似存在关联关系的“客户”,究竟还有多少?

  将继续关注。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汝城白癜风医院